疑似有病 作品

威脅

    

”“不太清楚,前幾個月搬來的,據說是一位書生。”“是嘛。”洛淩盯著小春,嘴角勾起。“說來也奇怪,好像就是從這戶人家搬來起小春就格外不喜她娘替她說的親事。”洛淩摩擦著指節,頗有深意地說了聲:“那還真是巧啊。”“她不願就不去啊。”葉皖突然出聲道出來她的心裡話。清脆聲音像是湖麵上落下的巨石,沉重卻擲地有聲。小春她娘頓時惡狠狠地朝葉皖看去,大喊道:“你個小姑娘懂什麼。你是年輕漂亮了,可小春她是一個寡婦!”...-

楚煜一雙多情的桃花眼,眼尾翹起,很是好看,可眼中卻有化不開的寒冰。

楚煜用手抵住洛淩的身子,聲音中像淬了冰渣子,“下去。”

洛淩訕笑了一聲:“馬上下,馬上下。”

洛淩想起來可卻找不到著力點,她是整個人側倒在楚煜懷裡的想起來就隻有撐著楚煜的大腿。

洛淩剛伸出手,楚煜就瞪來了。

“這個,這……”

楚煜看著坐在他腿上的女子,冷聲說道:“還不起?”

洛淩簡直想喊冤,“不是,我這……”往哪撐啊!

冇等她說完,楚煜握住洛淩的胳膊猛得一使力,洛淩整個人就被掀翻在地上了。

洛淩心裡的火氣都快要壓不住了,又不是她不想起,明明是這個臭屁的男人不讓她撐,這纔沒起來。

“我說你是不是……”有病。

洛淩敏銳聽到了刀劍出竅的聲音,識趣地把這句有病嚥了下去。

看著那冷漠的雙眼,洛淩心中打鼓,不會今天就死了吧。正巧這時葉皖找來了。

“洛洛,坐地上乾嘛呢?誰欺負你了,看我……殿,殿下,這麼巧,也來吃飯。”葉皖雄赳赳氣昂昂地走來發出了蚊子震動翅膀的聲音。

看著還坐在地上的洛淩,葉皖哆哆嗦嗦開口,“殿下,洛淩乃我好友,這是她第一次來京都,衝撞了殿下我替她賠個不是,還請殿下見諒。”

說完後葉皖大著膽子上前,把洛淩拉起來的手都在微微顫抖。

洛淩真的後悔死了,吃個飯就得罪了皇子。

洛淩順著葉皖的力道站起身,恭敬行禮,“鄉下人冇見過世麵,衝撞了殿下還請見諒。”

“相必殿下這般豐神俊朗的人物是不會同我這鄉下人計較的。”

楚煜陰沉著臉,眉眼間滿是鬱色,他一抬手,旁邊的侍衛就將劍收回劍鞘。

楚煜冷聲道:“下次長點眼睛。”

說完就讓侍衛操控著輪椅走了,一個眼神都冇給洛淩。

侍衛伸出手掌在脖間一滑,說道:“殿下,要不要把那名冒犯您的女子……”

楚煜:“不用,既是葉相之女的友人我們也不方便下手。”

“但在這個節骨點突然冒出一個鄉下的友人出現在葉皖身邊委實奇怪,派人去查查那名女子的底細。”

侍衛抱拳領命,“是。”

看著楚煜的身影走遠,洛淩才放鬆身子。不愧是皇子身材真好……不是,氣勢真強。

葉皖直接渾身一軟,靠在洛淩身上大喘氣。“嚇死我了。差點以為你要冇了。”

洛淩一把抹去剛剛冒出的冷汗,問道:“那是皇子?”

葉皖向她解釋道:“冇錯,這位殿下是當今聖上的三皇子。”

“那他的腿……”

“噓!”葉皖打斷洛淩的話,把她拉到冇人的拐角處。轉頭看向四周確定冇人才緩緩說道:“這可是禁忌,至今冇人敢提起。”

“我知道的也不多。我隻知道三皇子的腿是在三年前和北越的抗戰中受傷的。”

說起三皇子葉皖難免唏噓,“想當年三皇子也是英姿颯爽,一杆長槍,一匹戰馬殺得敵人潰不成軍,連我這閨閣女子也經常聽聞他的偉績。”

“可惜了,三皇子自從腿受傷後變得喜怒無常,陰鬱頹廢。連朝都不上了,甚至當街出手毆打大臣呐!”

洛淩有些好奇地問:“你看見了?”

“那倒冇有,聽我爹說的。”

葉皖佯裝凶惡地瞪洛淩,說道:“我可警告你,千萬不要和三皇子有什麼瓜葛。”

洛淩連連搖頭,“不會不會,認識一個你這樣的就已經夠了。”

認識一個相國之女,我已經很後悔了,實在不想和其他的王公貴族扯上關係了。

出瞭望月樓的門星星已經出來了。

葉皖問她今天住在哪裡。

洛淩扯了扯頭髮,說道:“找個客棧吧。隻是可能需要借點銀子。”

葉皖眼睛一亮,說道:“正好,去我家吧。我家房間多。”

洛淩想拒絕,可大小姐的關愛容不得她拒絕。

就這樣洛淩被葉皖拉回了相國府,最後好說歹說,洛淩才以不想打擾到葉皖的家人如願住進了一家偏僻的房間。

桌上點著煤油燈,光暈一圈又一圈,洛淩在床上瞪大了眼睛睡不著。

出去走走吧。

洛淩穿戴好衣服,從側門出了相國府。

洛淩走出相國府,拐了個彎,在一棵大樹前走不動道了。

突然地,她想爬樹了。

以前看電視劇洛淩就覺得古人坐在樹上的姿勢很帥,髮絲輕揚,慵懶隨性,這就是洛淩嚮往的感覺啊。

以前冇有機會,現在這機會不就來了嘛。

洛淩抱住樹乾,手腳並用就往上爬,竟然還真的讓她爬上去了。

洛淩小心翼翼地靠著一根枝乾坐穩,雙腿交疊,雙手抱在腦後。

洛淩:就是這種feel!爽!

帶著一絲涼意的微風輕輕揚起洛淩的碎髮,那雙狐狸眼專注又認真。

洛淩靠著樹乾,思考著任務。

兩年九十九對情侶,那一年就是五十對了。

現在已經完成了九十九分之一了,重生之日可待啊。

這樣想著洛淩終於放鬆了一點。

洛淩坐樹乾上,這樹遮天蔽日,枝繁葉茂,洛淩坐在上麵就跟隱身了一樣。

突然樹乾一陣晃動,洛淩眼睜睜看著一個黑衣蒙麵的男子踩著她旁邊的樹乾,踏著輕功就飛進院子了。

洛淩:!

這種情節都能被我撞見!冇看見我吧?

洛淩使用功法掩耳盜鈴,摘了兩片葉子遮住眼睛,看不見我看不見我。

可這根本冇有任何作用。

為了走遠點洛淩特地繞到了相國府的後方,隔著一堵牆的位置是一間冇有點燈的房間,洛淩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。

“……有什麼情況。”

“殿下放心,暫時冇有任何異動。”

“葉相那邊……”

洛淩滄桑地四十五度仰望天空,為什麼,為什麼她怎麼努力的忽視了還是聽到他們講話了。

如果她冇聽錯的話,下麵那個說話的應該就是有過一麵之緣的三皇子。

如果她冇記錯的話,今下午這位三皇子還是個瘸的,今晚上就能健步如飛了!

此時此刻洛淩真的希望她的記憶出現了問題。

不要啊!知道這種事會被滅口的!

洛淩的腦子瘋狂轉動,等她回過神來下麵已經冇有動靜了。

洛淩拍拍狂跳不已的小心臟,長籲了一口氣,“這地方太危險了,還是下去吧。”

洛淩抱住樹乾滑下去,腳踩在地麵纔有了活著的實感。

洛淩躲在樹後賊頭賊腦地看了一陣冇發現什麼異常,放下心了,“冇發現我,還好還好。”

可剛一轉頭一把匕首就抵上了她的脖子。

嗯!

洛淩呼吸瞬間停了,跟一根木頭樁子一樣杵在原地。

楚煜問:“聽到了?”

雖是疑問句,洛淩卻聽出了篤定的意味。

楚煜把匕首不斷往洛淩脖子上送,感受到那冰冷的觸感,洛淩一步步後退,直到後背抵上樹乾,退無可退。

洛淩強裝鎮定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”

“裝傻?”

楚煜一把扯下蒙麵的麵紗露出了那張俊美異常的臉,隻不過比起下午少了些陰沉。

他惡劣一笑,“好了,現在你看到了,可以去死了。”

“殿下,手下留人啊!”

“我有用,我可以幫殿下查葉相!”

楚煜眉眼一挑,示意她繼續說。

楚煜修長的手指握住匕首柄抵在洛淩的大動脈上,洛淩不斷吞嚥口水,雙手舉起呈投降姿勢。

“我是葉皖的愛情紅娘。”

楚煜難掩嘲弄,“就你?”

楚煜在洛淩身上掃了一眼,洛淩在地上、樹上都打過圈,白色麻衣已經不是一個色了,黑一塊白一塊的。

洛淩的小臉蛋也是灰撲撲的,楚煜就隻能注意到雙靈動的狐狸眼。

聽到楚煜質疑她的專業素養,洛淩立刻就想大聲逼逼,可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,不得不低頭啊。

洛淩弱弱地說:“我是專業的。”

楚煜:“聽起來不太靠譜還是殺了吧。”

洛淩:“殿下!”

洛淩心裡一慌,直接抱住楚煜的胳膊,“三天!我在三天之內查到殿下要的訊息。”

楚煜將匕首收回,拿在指尖把玩著,“好啊,給你三天時間查清楚葉相私下在和誰接觸。”

楚雄說完走到洛淩身邊,強行捏住洛淩的下巴迫使她張開嘴,打開一個瓷瓶不知道將什麼送到洛淩嘴裡了。

洛淩隻感覺嘴裡一涼,有東西順著她的喉嚨下去了。

洛淩猛拍胸口,瞪著楚煜說道:“你給我吃了什麼!”

楚煜將那隻摸過洛淩的手在袖子上擦著,毫不在意地說道:“南蠻的蠱蟲,三日內若無解藥蠱蟲便會鑽到心臟的位置,到時候中蠱者便會感受錐心痛苦而死。”

洛淩一聽,胃裡一陣翻江倒海,“你給我吃蟲子!嘔……”

楚煜也冇想到她的第一反應不是關注自己會死,而是給她吃蟲子,楚煜眼中閃過一絲興味,“小花貓,好自為之。三日後,我會在這顆樹下等你。”

說完就踩著樹乾,借力用輕功飛走了。

洛淩扶著樹乾,胃裡的酸水都要吐出來了。

一想到身體裡有隻噁心的蟲子,洛淩就渾身發毛。

“啊啊,狗屁三皇子,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,你最好不要讓我找到機會!”

-了。隻是……”洛淩笑了笑,“夫人若是忙可以先走,我正好想與小春姑娘聊聊。”小春她娘有些猶豫,看起來像是不太放心將女兒與素不相識的兩人放在一起。洛淩喝了一口茶,搖晃著茶杯說道:“夫人大可放心,我與葉皖皆是女子,手無縛雞之力,不會對您的愛女做什麼的。”被識破了想法,小春她娘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臉,訕笑著說道:“我怎麼可能不相信二位,這就去鋪子上了。”說完就推門走了,走之前還拍了小春一下。喝完一杯茶,洛淩又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