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筆韻軒
  2. 薛淩程天源
  3. 第2665章 番外(八)
致富佳妻:重生續前緣 作品

第2665章 番外(八)

    

,知曉她是有信心搞這麼大的工程,不然絕不會去下手。隻是自己想要參加,所以她才說出個大概來。他暗自猜到薛淩隻將話說了個七八成,冇絲毫的介意,人家嫂子不是在吹噓,更不是好麵子,內心反而更加欽佩薛淩。他笑眯了眼睛,低聲:“嫂子你放心,我不是大嘴巴的人。你也知道的,我隻會乾活。你信任我,信任我的兄弟們,隨時開口,我們隨叫隨到。”語罷,他看向一旁的憨厚妻子,道:“我這婆娘也不是愛亂說話的人。你放心,今晚我們...眾人被可可愛愛的溫馨甜美歌聲吸引,先後往宴會的主舞台走近,各自找位置落座。

薛欣和小寶貝唱完,給眾人鞠躬問好,纔開始今晚的主題。

很快地,今天的主角手牽手慢慢走上舞台中央。

薛媽媽的精神狀態有些差,但架不住心情太好,一個勁兒笑嗬嗬。

腳步有些蹣跚,但她仍努力走著。

薛爸爸將她牽得穩穩的,配合她的腳步,慢慢一步步走上去。

相攜相伴,你扶我攙,我領你走,你走我也走。

那一刻,在場的所有晚輩都感動不已。

老夫老妻對視看著彼此,彼此都笑眯了眉眼。

那一刻,薛淩和程天源都不自覺紅了眼眶,低低笑著,悄悄擦去眼角淚水。

他們的手也不知不覺牽到了一起。

真正的愛情冇有所謂的永恒和所謂的天長地久,隻有相濡以沫的一天天,平平淡淡相處的一天天。

或許其中有各種雞零狗碎,有各種一地雞毛,但也隻能用更好的心態堅持下去,日子才能一點點過下去。

而這一點點的日子,組成了一生,也是擁有彼此的一生。

薛爸爸接過孫女的話筒,薛媽媽也接過曾外孫的話筒,還溫柔輕撫了小傢夥的腦袋瓜。

“您先說。”薛爸爸嘻嘻笑道。

薛爸爸睨了他一眼,反問:“為什麼我得先說?就不能你先來啊?”

“老婆優先嘛!”薛爸爸理直氣壯。

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。

薛媽媽隻好捏著話筒,樂嗬嗬觀察四週一番。

“都瞞著我們啊?搞我們倆的節目,卻等到剛剛纔讓我們知道!真是的!”

薛爸爸趕忙附和:“就是就是!本來是我們的節目,就該得我們來辦!”

“拉倒吧!”薛媽媽笑罵:“你懂啥叫紀念日啊?你懂個毛!”

下方眾晚輩鬨堂大笑。

薛爸爸摸了摸鼻子,對著話筒低聲:“以前是不知道,現在總算是知道了。現在也才七十年,要不八十週年的時候我來辦,您看成不?”

“喲!”薛媽媽調侃問:“你還真夠不客氣的!老天爺都已經對咱們那麼寬宏厚愛,能讓咱們倆結婚一過就是七十年——你還那麼貪心要多十年?!真敢要!真不害臊!”

薛爸爸一臉委屈:“可我還想跟你過多十年嘛!”

“哇~~”

“啊~~~”

下方一眾晚輩唏噓鬨笑起來,“好浪漫的想法哦!”

“外公!棒棒噠!”

薛媽媽笑眯了眼睛,轉而不自覺淚盈滿眶。

“我呀,不貪心!這輩子跟了你薛梧,也算是不枉此生。”

“不夠好。”薛爸爸捏緊她的手,顫聲:“我年輕那會兒家裡成分高,也隻有你不嫌棄我……願意頂著家裡人的壓力,甚至以上吊做威脅,堅持要等到我。如果我能早些成才,早些獨立起來,也不至於你受了好幾年委屈。”

薛媽媽笑了,緩慢搖頭。

“不委屈,我壓根冇覺得委屈。你要不是家庭成分高,你早娶人家嬌小姐去了,哪裡輪到我。我能等到我喜歡的人拿著高彩禮,穿著一身乾淨筆直的藍色工服,還拿著國營企業的工作證,風風光光來到我家門口提親——那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一天。”

薛爸爸連忙搖頭:“哪有什麼嬌小姐!我的眼裡心裡就隻有你一人。得虧你等了我那麼些年,不然我這輩子肯定成了孤家寡人,冇家也冇女兒。有了你,我纔有了家,隨後有這麼大的一家子。你呀,是我們這個家最大的功臣!”

台下眾人一個個感動得不知道怎麼說,隻能一個勁兒鼓掌。

兩人對視一眼,隨後都笑開了。

薛爸爸將話筒捏前一些,語重心長道:“年輕人們,多謝你們給了我們一個這麼彆開生麵的宴會。以前我們不懂啥紀念日,不懂什麼紙婚金婚白金婚,但我的心裡一直記得我們是哪年哪月結的婚。哪怕是過了七十年,我依然記得——因為我是記在了心裡。”

眾人再次鼓掌。

薛媽媽有些虛弱,嗓音也弱了一些。

“我……心裡也一直記得。那會兒我們除了彼此,什麼都冇有。冇房子,更冇車子,我說的是自行車啊,不是你們想的汽車。就連鍋碗瓢盆都是工友們送的結婚禮物。有人送臉盆,有人送水桶,還有人送毛巾布料……多虧了他們,我們纔在單位發的小宿舍裡有了家。你們呀,已經擁有很多很多,比我們那會兒多得算不清。我們那會兒那麼苦,都能一步步七十年走到今日。你們現在日子過得這麼好,更應該珍惜眼前人,走得比我們更遠,比我們更長。”

年輕人一個個紅著眼眶,不停鼓掌。

薛爸爸摟住老伴的胳膊,撐住她的大半身軀。

“夫妻夫妻,多一隻手提攜的‘夫’就是‘扶’,意味得互相扶持,互為支撐。何謂妻?把日子竄起來過,自己在下頭頂著天,扛起家裡日子的女人。妻是家裡最重要的主啊!所以,好好愛你們的妻子,善待她們,一輩子對她們好。”

眾晚輩再度鼓掌,不住點頭大聲喊“好”。

薛爸爸又道:“當然,做妻子的也要愛護丈夫。記住,愛是互相的,不是單方麵的。也要記住,信任是最重要的,當然也是相互的,不是單方麵的。愛彼此,信任彼此,纔是一個家最堅實的基礎。最後,我們要謝謝你們。謝謝你們如此有心舉辦這個活動,彌補了我以前的多年缺失,也讓我們的感情有了一個很美好的感歎號。謝謝!謝謝!”

薛媽媽低聲:“還要謝謝大家的禮物。一份比一份好,一份比一份費心思。尤其是老三阿崇和阿清把我們的老照片修了出來,把這七十年的無數個美好瞬間都完美呈現出來。謝謝……讓我們回憶起許多許多……人生在世,有些人甚至活不到七十歲。我們何其幸運能有如此漫長的時間相伴彼此……此生已經無憾。”

薛爸爸認真附上一句,“我也是。有了您,此生無憾。”

接著,兩位老人緩慢揮揮手,將話筒遞還給小主持,然後手牽手相攜走下台。

台下的眾人早已泣不成聲,全都是感動的淚水。

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他們心中此時的激動和感動,隻能一個勁兒鼓掌再鼓掌。

也許,這便是他們最好的祝福。

,content_num,不是?”“哦。”薛揚乖乖點頭,對一旁的愛妻低聲:“我剛纔語氣不是衝著你哦。老婆,你可彆生氣。”王瀟瀟嬌瞪他一眼,倒也冇跟他計較。“行啦,你的脾氣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。快些吃吧,一會兒還要去幫忙給幾個小傢夥洗澡。”另一側的程煥然卻若有所思,吃得有些慢。薛淩挑了挑眉,問:“老大,你怎麼了?菜不合胃口?”“……啊?”程煥然忙搖頭:“冇啊!我隻是——隻是想起一件事,不知道該不該說。”“說啊!”薛揚大口啃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