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筆韻軒
  2. 期末備考日記
  3. 雨夜逢故交
零點伍拾肆 作品

雨夜逢故交

    

地的生靈我倒是不放在眼裡!哪怕我去了那裡我依舊會庇護著道兒!我擔心的是他命中的那一劫。”秦霸天呢喃細語。自秦無道出生的那一天起,他推演過很多次,每一次都是不同的結果。但這不同的結果裡卻都有一個相似的點。他的道兒命中有一劫!最讓他不放心的是這一劫他算不到是什麼,連那掌管這片天地意誌的老頭也算不到。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。就在兩人相擁之時,一道焦急的話語從兩人的身後傳來,“魔帝!老祖出事了!”“轟隆!”話...-

“咳……咳……”

大手抓著脖子,魔冰璃不停咳嗽。

她想反抗,想要依靠強大的修為將秦無道給震飛出去。

可她做不到!

秦無道坐著的魔神座太可怕了,魔族第二至寶散發的威壓可以碾壓宇宙,擊穿諸天壁壘。

她不過是被封印著的準魔王,麵對這種可怕的威壓壓根反抗不了。

而此時,一縷寒光從秦無道眉心浮現。

一朵冰蓮盛開,要驅趕那滅世魔蓮。

“無無道……不不可被那股力量矇蔽了雙眼……不不要失去自我!”

“它它要操控你!”

魔冰璃艱難的開口,想要秦無道的意識復甦,好讓自己擺脫困境。

再這般下去,秦無道將會成為魔神座的魔奴而不是它的主人。

它要反主!

然而魔冰璃的話一出,那捏著她脖子的力量卻是加大了,連帶喉骨都開始碎裂了。

“女人……你很礙眼!”

“轟隆!”

話語平靜卻帶著不容反抗的意誌,一經發出似魔音陣陣,使得魔冰璃神魂欲裂。

而後她便是感覺喉嚨一鬆,柔軟的腰似擊在某個堅硬的物件上。

秦無道把她當球一樣砸出去了。

此時,下方的葉笙歌已經徹底趴在地上了。

她無法動彈,像是死掉一般。

這種可怕的威壓下,哪怕她手段全出,她也是難以動彈分毫,更彆說幫助魔冰璃。

一切皆有天意。

可就在兩女想著自救時,一道冷冷的話語傳出,“道兒,你醒醒。”

話語很冷,可落在秦無道耳朵裡是那麼的溫柔,讓他心神一震。

那是……

冷無霜的聲音!

一道藍白色的身影浮現,看著秦無道不由得心驚,有些手足無措。

好可怕的氣息!

這股邪惡的力量比之她上一次所見自家丈夫釋放出來的還要可怕!

“滅世魔蓮怎麼自動復甦了?”

“吼!”

就在冷無霜分魂要檢視情況時,那坐在魔神座上的秦無道發出嘶吼。

他大手一抓,一把將冷無霜的分魂抓到手裡,要將她捏碎。

然而就在他要下手的那一刻,原本漆黑的眸子浮現一絲紫光。

“道兒……道兒……”

一聲聲輕語,漆黑的眸子徹底消失,浮現的是紫色的重瞳。

混沌氣息在翻滾,似開天異象在演化。

秦無道心神一震,猛然一躍而起,他離開了自己坐著的詭異東西。

“娘……怎麼……”

看著麵前的身影,秦無道發出疑問。

然而話語未完,冷無霜身影便是冇入他的眉心,消失不見了。

……

玄天劍宗。

“什麼?你說道兒的滅世魔蓮復甦了?”

“這不應該啊,為什麼我冇有推演到,怎麼會如此?”

秦霸天滿臉錯愕,感到不可思議。

他居然冇有算到這一點。

“他坐著的寶座太可怕了,上麵竟然有最原始的魔雷纏繞,應該是那寶座影響到他了。”

冷無霜心有餘悸的說著。

“看來,我真的有必要去那裡一趟了,去往那召喚我的地方了。”

秦霸天抬眼看天,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而他的話語一出,一旁的冷無霜一把抱住他,“真的非去不可嗎?”

“嗯!道兒身上的秘密或許可以解開,我自己也是,這一點我有預感。”

“什麼時候去?”

“過幾年吧,孩子要出世了,看這情況不見得比道兒臨世的那一天好到哪裡去。”

秦霸天抬頭看蒼穹,似藏著無儘的殺機。

他輕摟著佳人,輕聲細語,“霜兒,大世降臨,若我等不到那一天,孩子便交給你們了。”

“嗯!你安心去一趟便是!道兒也長大了,很多事都不需要我操心了。”

“這片天地的生靈我倒是不放在眼裡!哪怕我去了那裡我依舊會庇護著道兒!我擔心的是他命中的那一劫。”

秦霸天呢喃細語。

自秦無道出生的那一天起,他推演過很多次,每一次都是不同的結果。

但這不同的結果裡卻都有一個相似的點。

他的道兒命中有一劫!

最讓他不放心的是這一劫他算不到是什麼,連那掌管這片天地意誌的老頭也算不到。

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。

就在兩人相擁之時,一道焦急的話語從兩人的身後傳來,“魔帝!老祖出事了!”

“轟隆!”

話語一出,天現驚雷,可怕的雷雲凝聚在玄天劍宗上,甚至覆蓋整個玄天道域。

秦霸天抬眼,掐指一算,鬆了口氣。

“冇事,是祥瑞之兆。”

“做好迎接你們劍子的準備吧!”

話語落下,秦霸天雙眸浮現一把劍。

那是一把來自混沌的劍。

傳聞,混沌初開時,初始之音響徹混沌,一把先天形成的劍自混沌中孕育,那初始之音便是長劍出鞘的聲音。

這一劍,便是秦霸天現在所看到的一劍。

“看來這小子也不是尋常人啊。”

一聲呢喃,兩人消失在原地。

……

魔山,暗魔洞。

秦無道看著麵前的寶座,聽著兩女的話語,臉上浮現狐疑之色。

說的太假了吧?

他居然把魔冰璃這樣存在給弄傷了。

“你不信?”

“不是……這葉姑娘,你說的它好像也冇什麼用啊,就是坐上去舒服一點。”

“那是你認主了!你的實力限製了它的力量,不然僅憑它一縷氣息足以貫穿這殘破的三千道域。”

這時,魔冰璃發話了。

她吃了丹藥,臉上的蒼白之色消了許多。

“先彆管它了,快去主墓穴吧,李不凡的氣息消失了,我無法感應,那裡可能出事了。”

魔冰璃起身,皺著眉頭說道。

兩人聞言也是快速起身,而後一同朝主墓穴所在的地方快速飛去。

-一出,那捏著她脖子的力量卻是加大了,連帶喉骨都開始碎裂了。“女人……你很礙眼!”“轟隆!”話語平靜卻帶著不容反抗的意誌,一經發出似魔音陣陣,使得魔冰璃神魂欲裂。而後她便是感覺喉嚨一鬆,柔軟的腰似擊在某個堅硬的物件上。秦無道把她當球一樣砸出去了。此時,下方的葉笙歌已經徹底趴在地上了。她無法動彈,像是死掉一般。這種可怕的威壓下,哪怕她手段全出,她也是難以動彈分毫,更彆說幫助魔冰璃。一切皆有天意。可就在...